热门搜索
男主林宸希女主于笙笙小说在哪看
2019-03-19 13:44:57  作者:巴京
女主是于笙笙男主是林宸希的小说名字是《邪王宠妻:倾城农女不好惹》,这是一本现代种田文文,小说的作者是巴京。小说精彩节选:林宸希凝视着夜空,他把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伸进嘴里,这时只听到“咻”了一声,清脆尖利的口哨声夹着雨声传到很远的地方。……
邪王宠妻:倾城农女不好惹
作者:巴京
类型:穿越
状态:连载
指数:

邪王宠妻:倾城农女不好惹第3章 夜里求医:

于笙笙被逼急了,她用力推开妇人,这时只见妇人重重跌坐在地上。

她一脸威严说道:“方文敏,家里的经济大权你握着,这钱今日我还要定了,别以为你是我小娘,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!”

“小杂种,酒楼的生意一下亏,我从哪里找来钱跟你!”方文敏面目狰狞反驳道。

“好,竟然如此的话,现在我们就去官府,找县太爷说道说道!”于笙笙也是被逼急了。

方文敏还想反驳,这时与小杂种同行的汉子抱着老不死的慢慢向她靠近,她只好妥协道:“好了,我再看看吧!”

她翻遍了全身的口袋才找出了二两银子,随后颤颤巍巍把银子给于笙笙递上去,可递到半路又收回来,明显就是舍不得。

林宸希冷漠瞪了妇人一眼,妇人看到他的眼里带着杀气,妇人怒气冲冲把二两银子塞到小杂种手里。

这时常妈妈出现了,她看到屋子里的气氛不对劲,担忧问道:“小姐,发生什么事情?”

“常妈妈,你看好家,这个贱女人竟然敢谋害我爹,等我回来再收拾她!”话一说完,于笙笙撑着雨伞和林宸希送生父出门看病。

他们一走出府门口,突然发现原本停在府门口的马车不翼而飞了!

于笙笙脸上挂满了焦虑,马车不见了,她怎么送爹去医馆看病啊!

她满是愧疚的看着眼前这个汉子,眼泪刷刷直流。

“你先照顾好你爹,这事情我来搞定!”林宸希一脸嫌弃看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女子说道。

下着雨的夜晚,视线所到之处一片朦胧,林宸希到处打量着周围的房子,随后轻轻一跃,两条腿十分轻松地在空中跃动,缓缓地往高处飞起,最后他落脚在一处比较高宅院的屋檐上。

林宸希凝视着夜空,他把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伸进嘴里,这时只听到“咻”了一声,清脆尖利的口哨声夹着雨声传到很远的地方。

“嘿儿嘿儿!”

不远处传来了马的嘶叫声。

于笙笙见男子身轻如燕穿过屋檐,顺着马叫声寻了过去。

果然在前面的巷子,林宸希看到自己的马车。

马儿听到主人的呼唤声,一下子失控了。

偷车贼见马儿失控,他双手紧紧抓住缰绳,想阻止失控的马匹。

不知什么时候,林宸希已经落在车杆上,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着急又慌张的偷车贼。

偷车贼感觉身边有人,他侧身一看,只见一个穿着蓑衣,头戴斗笠的大侠站在车杆上。

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对方的武功深藏不露。

“啊!”

偷车贼吓得直接尖叫起来,随后一不下心从马车上摔下去。

他双手撑着地面,一脸恐惧看着单脚站在车杆上的大侠,他立即双膝贵客,他拼命给林宸希磕头求饶道:“英雄饶命,小的有眼不识泰山,冒犯您了,我真该死!”

偷车贼一边给林宸希磕头一边甩自己大嘴巴。

“大侠,饶命啊!”

林宸希冷漠的撇了一眼地上的偷车贼,冷冰冰说道:“滚!”

偷车贼马不停蹄地消失在夜雨里。

一想到于笙笙父女两人还在等着,他也没敢多耽误,拉紧缰绳掉头往于府那边赶过去。

“哒哒哒!”

于笙笙听到马蹄声,她顺着声音看过去,只见林宸希赶着马车出现了,那一刻她不禁松了一口气,虽然眼前这男子面无表情,可在她看来,

他帅呆了,简直就是她的盖世英雄。

两人费力将于文豪弄好马车,随后男子轻轻一跃便上去了。

他看了一眼还在留在地面上女子,他冷漠伸出手。

于笙笙有些惊讶,她的眼神闪过一丝躲闪,随后握住男子的手,成功上了马车。

“坐好了!”林宸希挥甩起鞭子,马车快速地往前奔跑起来。

此时此刻,夜深了,加上下雨天,街上没什么行人。

马车一直加速前行。

车子里的人一时没留意,差点就磕到马车里的桌子。

她一只手紧紧抓住桌角,另外一只手则护着昏迷不醒的父亲。

“吁!”

林宸希拉住缰绳,他把马车停在医馆门口。

他一手撑住车杆,跳下马车。

于笙笙见马车停下来了,她掀开帘子往外面看出去。

这时只见男子站在医馆门口,他伸手用力地拍着大门。

那大门被他拍的来回震动,传出很大的声音:“啪啪啪!”

男子连续拍了好一会房门,屋里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,可他依旧是继续手上的动作。

屋里的人见拍打房门的人还没走,他将被褥盖过头顶不耐烦说道:“我们已经收工了,你去别的医馆看看,要么你明日再来!”

“砰!”一声巨响。

林宸希不想废话那么多,他一脚直接将门给踹开。

面对男子这暴力的举动,于笙笙一下子也是愣住了。

两扇门来回的动弹,屋里的人也被这惊人的巨响声给吓醒了。

不一会屋里的烛火亮起来了,走出来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。

老头愤愤不平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年轻人,他一脸不悦说道:“你们要看病就不能来早点吗,这么晚来打扰人家睡觉,实在是太缺德了!”

话一落下,小老头双手叉着腰直视林宸希的目光说道:“老夫就不给你看病,你把我惹毛了!”

从这这老头的举动和他的言行举止中,于笙笙判断这个小老头应该是个老顽童,吃软不吃硬,对付这种人她信手拈来。

她提着衣裙爽快地从马车上跳下来,随后露出一个舒服的笑容看向老顽童说道:“爷爷,这方圆几百里之外,我只信得过你的医术,不然我也不会带着病危的爹爹,方圆几百里赶过来找你!”说着说着,她隐隐约约抽泣起来。

老顽童见眼前这个女娃这般难过,他顿时有些心软了。

于笙笙见老顽童的态度有些松软,她自己求道:“爷爷,求求你救救我爹吧,我娘走的比较早,我和爹相依为命多年,若是爹娘都没有了,那我就没有家了!”

“哎呦,真是怕你们了!”老顽童实在是招架不住女人的眼泪,他指着车夫说道:“你去把病人带过来!”

话一落下,老顽童抬头看向于笙笙说道:“女娃,去后厨打一盆热水过来!”

于笙笙端着一盆热水缓缓从后厨走进来,只见大夫正为生父施针,林宸希安静地站在一旁。

两人的身影在烛火下重合了。

更多 | 相关文章
| 最新小说
您的位置: 首页 > 邪王宠妻:倾城农女不好惹